星界之梯Astral Stairways
關鍵字
–Fantasy has no limit, this is The Concept of Yakumo–

05–10–2009

rapelay_70122s在八雲為上一篇文章起稿的時候,在短短十數分鐘內忽然收到各方好友透過MSN傳來一則相同的新聞,那就是香港《明報》在昨日(5月9日)在報章上刊登出來關於【強姦遊戲 全球聲討 盜版傳港台 日商:遊戲外流與公司無關】的新聞。

事緣大致是2月初英國有官員發現在日本Illusion Software遊戲公司開發的《Rapelay》含有大量羞辱及眨低女性地位的內容,同時亦在網上商店「Amazon.com」購入而向「Amazon.com」【投訴】;事件傳到女性民權組織「Equality Now」後,她們就以違反聯合國 《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為名發起【抗議】,當迫得「Amazon.co.jp」將遊戲下架後,更「氣勢如虹」地發起針對日本政府及的Illusion Software的抗議運動,要求立法禁止同類遊戲。

在討論的過程中大多數人都批評歐美各國的不平等態度,更有「既然美國可以售賣『殺人放火』的遊戲,那為甚麼日本不能『色情強姦』的遊戲呢?」、「在管人家的『色情』之前,先管自己的『暴力』吧」、「色情強姦總比血腥暴力好得多吧」等維護日方的說法。

但在這時八雲想,指責的方向是否出錯呢?


首先在開始時就一味指責歐美組織「在管人之前為何不先管管自己」以及「你犯的錯比我犯的錯更嚴重」本來就有問題了,會有這種反應根本就是為了「淡化自己犯錯的程度」,同時代表「承認對方的指責(自己有錯)是正確,但為了反擊於是找出對方更嚴重的問題」而產生的心態,這真是要為日方代辯嗎?再加上「Equality Now」本身是個主張男女平等的婦女組織,他們指責的是「羞辱及眨低女性地位」而不是十八禁遊戲這個問題,「血腥暴力」並不是他們的「管理範圍」。以「血腥暴力」來反擊根本於理不合,甚至容易被恥笑「因為心虛而胡亂指責」!

對他們抗議,並不是以「道德觀」跟他們硬碰。更何況美國亦另有律師正為抵制《GTA》而一直抗戰中,「Hot Coffee」色情事件亦曾令《GTA:SA》一度禁售(年齡層標準問題);《GOW》的敵人是人外生物;《COD》的敵人只會身染鮮血倒下而且是宣傳戰爭的殘酷(以暴力維持正義的國民教育)。這些例子都理據不足,要以「血腥暴力」抗議倒不如用敵人可以讓玩家慢慢分屍的「Soldier of Fortune」系列。

要反擊就先找出對方真正的問題吧?


screengrab-rapelay-a_70156aIllusion Software並沒有將遊戲外銷,就算是日本Amazon亦限定遊戲只往國內銷售。英國官員抗議的理據是他認為Amazon是網上商店並輕易購得《Rapelay》而向Amazon作出批評,不過只要留心紀錄就可以發現是第三者放上去作寄賣,責任上與Amazon或Illusion無關。而後來「Equality Now」能令日本Amazon將遊戲下架,主要原因Amazon本身是美國公司,在美國相關組織投訴下總公司自然備受壓力而下令日本分公司將貨品下架(亦有可能日本Amazon早已完售也沒所謂),令「Equality Now」認為自己手握真理了。

另一方面,「Equality Now」以《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作投訴根據,但此公約只限定聯合國成員必需立法讓其女性國民生活在平等以下,而且聯合國會定期審示各成員國的法律。日本的法例既合乎此公約,而且遊戲公司必須在相關類型遊戲開始前提出作品內容是「假想」及「犯罪行為」等警告,那與「Equality Now」指《Rapelay》推崇及「將羞辱及眨低女性合理化」的指控並不相符。既然日本法沒有抵觸《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遊戲沒有外銷亦不會對其他國家產生影響。反而是「Equality Now」本身將Hentai(18禁題材)與性侵犯(特別是女學生)及Lolicon劃上等號,這種過份抹黑及意義扭曲本身反而有歧視日本文化與降低道德觀的嫌疑,其實已令自己理虧。


他們的行為,情形就有如「一個會對殺人犯判處死刑的國家,在國境內發現另一個國家服刑完畢的殺人犯於自己國土旅行,因而向該抗議為何不將他判處死刑,而不是反省自己國家為何會發VISA給殺人犯/准許其入境」(典型的歐美「我是受害者」心態);更簡單接近的就是「新加坡國民發現自己國家有口香糖販賣,卻先想到投訴位於國外的口香糖廠」般可笑。

要向「Equality Now」抗議,倒是反問如何得知遊戲內容、遊戲如何影響其他國家更好。既然Illusion與日本Amazon並沒有外銷遊戲,那「Equality Now」在2月美國Amazon將遊戲除下後,在介紹遊戲時如何寫得出比英國官員所提及的內容更詳盡呢?英國官員不可能輕易將遊戲交到其他人手中,既然又不能從日本Amazon購入,那更一定是從偏門方法到手。

遊戲要是國民親身從日本購入帶返本國而遊戲內容違反該國法例,那就是該國在入國審查時辦事不力、國民犯法;要是國民是從網上的非法途徑下載,那就完全不是Illusion Software的責任,而且該國在管制及維護版權法上辨事不力。Illusion Software或許能投訴他國防範版權法不力要賠償損失?


要是想以「道德觀」跟他們拼,以他國的自己色情事業或許不是好方法。因為他們本來亦有打擊欺凌女性題材的作品,畢竟該類題材的成人影片在美國也是犯法的,而是否無碼也只是當地「道德觀」的保守層面不同(倒會被他們反問你如何知道/入手)。倒不如反問「既然 貴組織認為日本的Hentai作品普遍以凌辱女性為題材且違反聯合國公約,那為什麼聯合國的根據地美國,會允許/批准相關公司合法代理日本生產的Hentai遊戲?」可能會更有力。


最後,香港《明報》在報導上指出香港受影響的入手途徑是互聯網的盜版,卻同時將責任指向日本方面,並鼓吹讀者向日本政府及Illusion Software投訴。既然本來只是日本與香港的「道德觀」不合,而且互聯網的盜版於香港又是非法行為,倒不如建議政府加強管制及打擊互聯網的犯罪行為更好,為何要推廣網絡上暴力行為呢?


需要補充的,是該名英國官員其實沒有做錯,在公他所做的只是對其國民負責而促請歐美Amazon取消該產品發售;在私他可能是為了增加自己的政績與國民支持。至於「Equality Now」小題大造的原因,就有如許多環保組織不時抗議的原因一樣--為了加強存在感以繼續取得資助/資金。

ADs
Ed Production Ltd.
▲ 回到上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