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界之梯Astral Stairways
關鍵字
–Fantasy has no limit, this is The Concept of Yakumo–

07–16–2009

請注意!以下內容並沒有任何圖片,小心過於沉悶!

歐美婦女平等組織發起的抗議行動除了引起「軟倫」決定「禁止凌辱系遊戲發售」外,或許是由於日本大選臨近,導致日本自民黨以此為由提出收緊成人提材的作品管制,同時重提多年前凍結了的「兒保法案」以提高民眾支持。其後「軟倫」於六月下旬再度對「18禁遊戲」的限制收緊,而在日本國會於本年首次進行改正「兒保法案」的會議前後時間,日本的18禁遊戲開發商開始先後封鎖日本以外地區的IP。事件發展至今亦令日本國外開始議論紛紛,而以下是八雲對事件背後的推測。


自民黨以改正「兒保法案」來增加支持率,其實並非一件意外的事。在最初日本自民黨就以國外「婦女平等組織」的抗議事件作為理由,提出有需要嚴格監控成人題材作品的內容。為此「軟倫」就趕在國會舉行法律檢討之前召開緊急會議,以「禁止凌辱系遊戲發售」的決定,由廠商「自主規制」的方式將這個間接干涉倫理遊戲界、介入並掌握廠商發展的法制擋下。(註1)

(註1)
「軟倫」對日本倫理遊戲業界作出的禁制規條受到很多玩家批評,他們亦恥笑「軟倫」對於廠商在規制條件下遊走而無力監控。但八雲由始至於對於「軟倫」一齊行動的目的是為了保護業界這個看法,卻是一直沒有改變過。事實上「軟倫」的成立及「漏洞」處處的規條,正是以「自主規制」堵塞政界人仕的攸攸之口,為廠商提供一個保護傘子下的自由創作空間。

 

雖然「軟倫」此舉可以連消帶打地斷絕自民黨的動議新法案的動機,但在自民黨一方的角度,要是他們就此在動議前對民間自治團體的安排妥協,在大眾前只會變成一個軟弱無能的政黨,更不要說達成藉此提升支持的目的。另一方面這次動議的目標範圍本來就並非單純指向倫理遊戲界,這樣一來新法案的主要對象就會變為一般的色情影視媒體。新政策必定會大大影響到色情媒體事業,如此一來對動議的自民黨反感的就不單是生產商,還影響對倫理遊戲沒有興趣的一般人仕的「正常娛樂」。(註2)引起這些民眾的抗拒,支持率就更可能不升反跌了。因此在法案動議時,自民黨為求堅持成立新法案的原則及掌握主動權,就唯有加強法案的監管涉及範圍以分散民眾注意力,那當然就是業界最避諱的「兒保法」了。

以「兒保法」作為武器將倫理遊戲業再牽涉法案之中,其實很容易理解。沒有人能正面回應「保護兒童」這個想法有何不好,加強保護兒童法案有何理由可以反對?所以在國會最後不論如何修法,都可以給一般大眾正面的形象,民眾的支持率自然就會上升。只要將「兒保法」連同「監控凌辱作品」一起動議,那幾乎是沒有任何理由否決了。

(註2)
各地的政界經常針對遊戲業,以其成為例子成立法案或提出告訴,主要原因是(在他們的角度而言)受到影響的都只是選民中佔少數的年青人群族,而這少數群眾亦多大對政治漠不關心,是接近可以忽視的民眾。而且「遊戲是以年輕人為對象」的這個普遍形象以及與玩家之間產生的互動性,使「為免影響不成熟的他們成長而需要作出監管」這理據變得非常充滿,可以輕易取得家長們的支持。而且在日本倫理遊戲比色情影片更能堂而皇之地在市場廣泛宣傳,對大眾接觸面廣而令一般人的負面印象加深。再加上政界向作為次文化存在的倫理遊戲開刀,要抗議的理據亦變得薄弱。就算就算最終法案得以通過而影響到色情影視業,大眾的也只會將不滿轉投到被政界當成表面例子的倫理遊戲業上。

 

在之前「軟倫」決定「禁止凌辱系遊戲發售」後,卻把細節留待之後公佈的目的,就是為了觀察自民黨的動議內容後再作打算。而自民黨再把「兒保法」丟出來後,「軟倫」就以配合新法案的姿態提出了進一步的定案,審查標準卻耐人尋味的極度嚴格。由於婦女團體的抗議以及兒保法的修政動議,涉及強姦、蘿莉、女子校生、獸交等題材會被禁止本來是毫不意外,但是就連生徒會(學生會)、少女,以至NTR等題材都被禁止,甚至除了圖像外還包括劇本、台詞等內容都會被封殺。雖然說自治審查團體的規制標準要比法案嚴格才能擁有代政府監察的資格(註3),但是「軟倫」的運作資金亦是來自遊戲廠商,在法案定下之前卻列出如此嚴格的規條,絕對一池死水的業界對他們只會百害而無一利,像是要把業界封死的行動又有何目的?

(註3)
假如一個自治團體的審查標準比法案為低,對政府來說這個團體的約束力就會變得不可靠,因此也不可能將審查是否違法的工作交予他們處理。正是這個原因「軟倫」的審查標準只要比日本法案為高(自行嚴格處理,不用政府勞心的意思),不但容易得到政府的認可,而在此標準下就算如何放出供廠商遊行的漏洞空間,政界也沒有干涉相關法案的理據。不過由於歐美婦女平等組織的抗議觸發了「國際問題」,自民黨就得到業界約束無力、法制不足的理據了。

 

在自民黨提出再度改正「兒保法」的動議獲得通過後,這頭不能阻擋的「老虎」立即成為他們抗衡武器。而事實上有理由相信自民黨之所以重提「兒保法」,是為了報復「軟倫」之前以「禁止發售凌辱遊戲」妨礙了他們「嚴格監管」的動議,以最忌諱的「兒保法」連同「凌辱系作品」來為難倫理遊戲業界也就容易不過了。

不過「軟倫」這一次「反抗行動」的最致命地方就是發表審查細節於國會正式商討「新法案」之前這個時機,雖然說自治審查團體的規制標準必定比現行法案嚴格,但是一個政黨要以一個對象作為改正法案的動議基礎,其法案就必需比該自治審查團體的標準為高才有實行的理由(註4)。由於自民黨提出動議的理由是以「凌辱系遊戲」與「兒保法」作為出發點,而「軟倫」亦以配合修訂「兒保法」為理由作出了新審查標準(未定案)。倫理遊戲業的自主審查比新法案更嚴格,「業界無力自我約束、需由政府出手『協助』」的理據自然也盪然無存,以倫理遊戲作參考的新法改正案也很容易被其他黨派否決。所以自民黨在國會的正式會議上提出的新法案標準至少也要比「軟倫」提出的標準更為嚴格,否則就沒有任何價值。但自民黨亦不能取消取消這次議題。在政治上動議的通過導致毫無意義的「法案會議」,造成浪費政府人力物力;面對大眾更不能與民間自治審查團體妥協,否則政黨就等同變相屈服於民間團體之下,非但無法向(因兒保法)支持他們的民眾交代,嚴重的更會造成民望下跌的反效果。

(註4)
由於一次修法、成立新案所花費的人力物力(如開會商討、資詢律師、參考他國法例等)並不少,一個擁有安定社會的政府決不會無緣無故地更改法案。所以政黨要提出修法就必定要有理據,即是「由於審查團體的約束力不足造成社會不安定,所以才有需要加強」等理由。

 

相反自民黨亦不能列出與「軟倫」審查制度相近或稍高的法案標準,因為這引起的問題反彈會更大。雖然自民黨表面上是以針對理遊戲業界產生的「問題」作為新法案的動議理據,但是「兒保法」卻是一個以整個社會作為對象範圍的法案,假如再牽涉「軟倫」嚴格的審查制度這一條件於法制其中,那受到影響的就不單是色情事業,而是整個娛樂事業界的問題。在這情況下如何依照「軟倫」的審查標準,生徒會、少女等內容都會被禁止,除了影像、甚至背景設定、劇情、角色台詞都不能出現下,電視、電影、動畫、漫畫等受如此法案管制後,必定會大受衝擊。要是說到日本黑道涉足的領域,一般娛樂業肯定比色情事業廣。更嚴重的就會連有擁相關內容的國際間娛樂媒體都會被禁止輸入,日本只會陷入半鎖國的狀態,反而有機會被國際指摘。這時的自民黨反而被迫騎上了這頭名為「兒保法」、被「軟倫」審查制度惹毛了的老虎,還要硬著頭皮駕馭著牠。

既不能放棄法案,亦不能比「軟倫」弱勢,但要是提出的與「軟倫」審查制度相約的法案而又「幸運地」得到通過(雖然可能性極低),受日本娛樂事業批評還是事小,一個不好影響日本經濟。在這騎虎難下之勢,既要堅持自己的政見又要免成千古罪人,自民黨唯一的解決方法就只能利用他人解決這頭胯下之虎。只要將法案修訂成苛刻得一般人無法接受,那一定會受到其他黨派反對,甚至受影響的業界介入,這就可以簡單解釋到自民黨在首次會議中提出莫名其妙的「兒童色情」判定標準的原因。只要法案在首次會議未能獲得通過,那就會進入降低條款的「討價還價」階段,自民黨亦得到一個「未能得到其他黨派成員和議」的下台階。最終法案會否改正,內容為何已經不再重要,至少他們能得到一個較好的姿態來面對大眾,向支持者作一個交代,亦不用面對來自業界抗議的危機。(而事實上在7月14日,兒保法改正案已被否決,成為棄案)

至於「軟倫」的審查細節這個冒險的危險性卻是非常低,是一個勝數極大的決定。因為被公開新制度是一個尚未定案的審查標準,也即代表會隨時作出更改。一方面「軟倫」是一個自我規制的民間審查組織,所有規制內容並不會影響現行法案,就算審查標準要作出更動也可以隨時自行舉行會議,並將最終決定交予政府有關部門批核即可。另一方面由於新審查制度是基於「配合」自民黨提出的新法案及改正而提出,只要新法議案的標準與「軟倫」的新審查標準接近,一定會遭到否決,這時只要再以「配合現行法案」這個堂而皇之的理由將審查細節的條件下調或取消也是理所當然;就算一個不好自民黨提出嚴苛的新改正法案獲得通過,也一定會受到社會廣泛反對而要再次修訂。不過「禁止凌辱系遊戲發售」這個決定已被定案,相信再更改的機會不大,但最後審查標準大致會跟上次的【預測】相同吧?


另一件與事件可能有關聯的事件,也就是在約6月24日開始,直到國會「兒保法」改正會議前後的時間,日本有多個倫理遊戲公司開始對國外來訪者進行封鎖,阻止他們瀏覽網頁。最初開始受到(歐美地區)注意的就是【minori】的網頁,其後也越多越多網頁開始進行封鎖。在最初有不少人對這些公司的作法不以為然,但亦有的指出「這些公司的市場本來只限國內,封鎖國外來訪者對他們並無損失」。

在最初八雲曾懷疑這些公司的行動是經由「軟倫」策劃(註5),目的是要向「婦女人權組織」施壓以中斷抗議。但很快也否決了這個猜想,因為她們是否屈服對「兒保法」改正案已不會造成影響。後來也就想到會否是針對自民黨的行動,而後來的minori的網頁更新也幾乎證實了這個想法。在minori的網頁更新後大致解釋了他們行動的理由(外國人的抗議導致「兒保法」的改正),指收到外國多方來信詢問,很感謝支持的人仕並要求支持他們致信日本政府或於自己的網頁說出自己對「兒保法」的看法。

那為何會以minori作為「代言人」呢,八雲估計主要原因是由於最近Minori的作品《ef》在動畫化後受到不少國外人仕注目。雖然同樣動畫化後至今仍受(歐美地區)注目的倫理遊戲還包括有Typemoon的《Fate/stay night》與CIRCUS的《D.C.》,但《Fate/stay night》幾乎不會與「兒保法」產生衝突,而《D.C.》則已被歐洲地區的日本遊戲代理「MangaGamer」購入英文化的版權,受外地接納的遊戲公司更沒有「因外國人的抗議而作出封鎖外地來訪者」的理由。如此一來就只餘下《ef》可以成為(向歐美地區)廣泛散播「兒保法」消息的最佳途徑了。

由於自民黨動議禁止「凌辱遊戲」以及改正「兒保法」的原點,由於是受到外來力量影響,所以打算以外來力量抗衡。至於要求外國人致信日本政府訴說想法的目的,並非以國外也反對改正「兒保法」作為反對的理據,令「反對」一方獲得辯論上的勝利;而是令自民黨失去了以「國際看法」作為改正「兒保法」的理據失效,那要降緩「兒保法」的改正、甚至廢案就更加容易了。事實上在八雲最初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也是希望支持者能致信日本政府。

現在「兒保法」改正案已被廢棄,接下來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看看Minori等網頁何時對國外訪客解除封鎖吧。

(註5)
傳聞在新審查標準(未定案)提出後,「軟倫」曾一度禁止參與會議的遊戲公司與其員工禁止在個人網頁提及有關這次會議內容;而在上一次「禁止凌辱系遊戲發售」的會議中,曾有紀錄會內容的網頁應「軟倫」要求將紀錄刪除,所以不能排除「軟倫」一直策劃對抗計劃。

ADs
Ed Production Ltd.
▲ 回到上面 ▲